Family (Chinese)

Family Day 2021 Recap

On Sunday, Oct 10th, our whole church came together at the Sunset Community Centre gymnasium to have a Family Fun

家長聊天室獲益良多 (珍寶組) – Sharon Zhou

我們每兩個星期舉行一次家長會。主題包括:瞭解自己孩子的特性,給小孩子的指令和幫助孩子專注力。 這些內容很幫助我跟兩個兒子溝通。以前我會一邊忙著做家務,一邊叫他們,但通常他們都沒有反應。現在我叫他們做事,會先到他們面前,望著他們説話,要他們回應我,甚至有時會叫他們複述我的指令。若他們不做,我不會輕易放過他們,我會積極跟進,直到他們完成。這些少少的調節,有很大的幫助。當他們做得好時,我會對他們多加表揚和給予獎勵。 在家長會我們會交流講座的得著 ,實行的難處和情況,並一起禱告交託。我們的相聚都成為彼此的支持和激勵。

家長聊天室獲益良多 (珍寶組) – 寶釧        

由三月到九月,二女因疫情一直沒有上課。在九月開課時,她每天都嚷著不要上課,甚至淚流滿臉,說不喜歡老師,因老師不友善,也不喜歡新學校,許多方面她都説不喜歡。更甚的是,她竟然把一隻毛娃娃當成真動物般看待,說毛娃娃會肚子餓、會口渴、會痛…。無論我和大女兒怎樣解釋,她始終不能明白。 透過個人家長會議,約見了Violin, 經過多次的傾談後,Violin引導二女交出毛娃娃寄存一個星期,她提議三個選擇:寄放在媽媽房間,或是Kerry姐姐家,又或是Violin家。最後女兒選擇了第三。剛開始的第一、二天,女兒經常關心毛娃娃情況,到第三天就幾乎忘記了。一星期之後,女兒再沒有這樣對待毛娃娃了,而她不喜歡上課的困擾也得到解決。 我很感恩教會提供如此專業指導,有效幫助我們的孩子。  

家長聊天室獲益良多 (珍寶組) – Rosalie

我發現有兩件事,會使女兒很容易發脾氣:  第一、每當我和丈夫罵她做錯事,不給予她想要的東西,她便放聲大哭;那時,我們會再恐嚇她,說:「若不停止,我們會將她丢出街外」,她便哭得更厲害,無法停止。 第二、每當她空閒時間太長,不知做什麽時,她便開始會失控、「扭計」。 這些都令我和丈夫感到非常困擾。於是,我們開始尋求幫助。 在家長會議室面談中,我們了解到子女會學習父母的表達方式。若經常又罵又嚇, 孩子便會重複這些反應, 甚至用我們罵她的說話來反駁,越大聲罵她,她就會越大聲回應。導師提議我們要冷靜地與女兒溝通。之後我們學習控制情緒,減少責罵,多與她傾談,漸漸地她對我們的態度不再那麼強硬了。 丈夫實行導師的建議,每當女兒做得不對,惹他發怒時,就先用手勢讓她知道爸爸已亮起紅燈,不要再繼續下去。之後,女兒開始意識到爸爸的情緒,因而停止不該作的事。 另外,從家長會中,我們也學習了幫助女兒建立良好穩定的時間表,適當地編排女兒的作息和活動安排,是能有效地讓她的情緒更穩定。

受浸快樂日-Happy Baptism Day 有主的人生不再一樣 – Kelly & Angela

Kelly 我叫 Kelly 康淑美,從馬耒西亞移民溫哥華已四十多年。我一直供奉觀音,初一、十五都會吃素。我三年前跟姐姐 Christina 去過教會,感受教會弟兄姊妹很熱情,但那時候我沒感受需要,而且我有胃酸倒流,病了半年,所以我再沒有去教會了。 自四月疫情期間,我的身體好像發燒,反反復復一段時間,夜半時心臟跳動很快,而且很大聲,影響我睡覺。那時每天晚上我都沒辦法入睡,因為心臟跳太快。老闆說因公司不忙,叫我在家休息。那時我沒有寄託,很害怕隨時在家中心臟病死亡,我求觀音但得不到幫助。那時我真的很無助。 我告訴姐姐Christina, 叫她幫助我認識主耶穌,她邀請我參加五月一日的網上福音聚會,我在當天信主。我求主幫助我能入睡,主耶穌真的醫治我睡眠的問題,我心很平安,每天很感受主的同在,很感受主伴陪我過每一天。 此外,我很喜歡看聖經,每天我都會和姊妹一起讀聖經,因為是神告訴我的說話,我又學習親近神。我在九月二十二日受浸,決心一心一意跟隨主。 Angela 我叫李為華,來加拿大七年多,現在一間老人院廚房工作。我很感恩,透過這個疫情讓我能再次認識神。 剛來加拿大的時候,一個基督徒教車師傅曾經向我傳過福音,我也跟他返過一次教會,但因為工作的關係,一直沒有時間再接觸教會。直至這個疫情,我不用上班,時間多了,有基督徒邀請我參加五月一日的網上福音聚會。我聽完後很感謝她,因為我可以再次接近神。之後有兩個基督徒姊妹星期一至五都跟我一起看聖經和禱告,使我很感受神的真實和信實。 在9月8日,我決志受浸榮耀神。受浸後我很開心,更加確信自己是基督徒,自己的信心也大了。現在我開始上班,很感受自己在疫情中上班原來可以很開心,心裏充滿平安,我相信是神的同在與祝福,使我跟以前不一樣了。 雖然現在要上班,但是我心依然很渴求一起追求。現在一個星期有三次跟姊妹們一起看聖經、禱告、詩歌敬拜,越来越體會自己人生有神和沒有神的區別。我現在更懂得感恩和更勇敢,因神的愛真的改變了我。

家長會後感恩迴響

感謝主,在疫情期間我們加開了綱上的家長會和聊天室, 透過見証和分享,更有效地支持和堅固作家長的弟兄姊妹;讓家長們更了解聖經的原則和引導,在教養孩童方面得着更多智慧和把握,我們現在更一步步地吸引初信,别處弟兄姊妹,甚至未信來參與家長相聚。 透過家長會我跟兒童團的同工和英語團的家長姊妹相熟了很多。在家長會之後,更容易跟姊妹們一起交流和禱告,學到更多方法幫助孩子們,很感受支持。 以前很盼望孩子們快快受浸,覺得受浸了就是完成任務。透過信蓮的分享,明白到最要緊的不是要孩子受浸,而是每天帶小孩子們一起親近主,帶他們回到神面前深深經歷神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 Sharon Zhou 家長會讓我更熟悉其他弟兄姊妹,大家一起分享教養子女的心得,我從中獲得很多好的建議和啓發。 我和丈夫在家長會得到很多寶貴的意見,幫助我倆學習互相交流,在教養小孩的事上找到共識,丈夫比以前更容易接受我的建議。我小兒子自疫情宅家後,比以前玩多了ipad,他寧可不去厕所也要繼續玩,甚至弄濕了褲子。 在家長会,姐姐建議我幫助他調整日程,限制他玩 ipad, 空餘時間做運動、做家務、讀聖經、做功課;時間稳定了,情绪也稳定了。因他的進步,令到纏繞了他五年的難處也突破了。我们曾以為他不正常,嘗試用了很多方法,帶他看了幾年兒童專科,也看過自然療法的醫生,都是幫不了。现在一個調整,加上弟兄姊妹的祷告,就有了明顯轉變,我们都為他高兴。 我們一家在生活的規律上作出調校,我們一家人都有進步,家裡減少了衝突,變得更和諧。 Rebekah 我是一位幼兒教師,有兩個兒子,因對他們期望很大,所以為大兒子安排各種各樣的興趣班,希望為將來打好基礎,那時小兒子年紀還小。可是,大兒子卻感到疲累不快,甚至不願意上課。 我嘗試用不同的方法鼓勵他,又哄又罵, 軟硬兼施,結果令大家都不開心。後來大兒子開始發惡夢, 又哭又叫,更收到老師通知他在學校的表現欠理想。 面對這些情況,我心感內疚,很多晚在神面前哭。神安慰我,讓我知道祂比我更愛我的兒子,渴想他快樂成長。 祂會幫助我作一個好媽媽,也會負責他的一生。神一次一次鼓勵我去為他和自己禱告。 透過家長會,我重新學習聖經教導的家庭價值觀,適當地安排每天的生活,不再密密麻麻地填滿他和自己的時間表。我們更重視跟神和彼此的關係,在家裡一起聚會、

我從來沒想過一向愛做運動的丈夫會發生這樣的事… – Kathy Wu

6月7日星期日下午1點15分,我丈夫 Paul 往中央公園跑步,平日他大概一個半小時就會回家,可是當天三點半過後,他還沒有回家。最初我以為他在公園看見朋友傾談一會兒,及至到了四、五點鐘,我開始擔心了!我帶着兩個孩子去公園找他,但找不到。回家後腦海裡湧出許多意念,他因車禍被送進醫院嗎?還是被人用刀刺傷,丟在一旁,無人發現? 這一張是轉去普通病房影的 是當天出院食完晚飯去散步的 晚飯後,有姊妹一家三口來到我家安慰我,又建議我報警,我便在晚上七點半告訴警察我丈夫的情況。因他身上只有鑰匙,沒有手機及身份證明,我希望警察能調查得到。在等待警察期間,我急不及待主動致電本拿比醫院查問,並要求協助在其他醫院打聽Paul的消息,但都全無音訊。期間我也有通知教會,許多弟兄姊妹都有為Paul 及我們一家禱告;一班弟兄更去到中央公園幫助尋找Paul的下落。 大概四十分鐘後警察來到我家,確認丈夫正在醫院。原來他在公園做運動期間心臟病發,幸好當時有人懂為他急救及報警,七分鐘後救護車抵達,救護員六次用自動心臓電擊器(AED)維持他的性命,使他能趕及到醫院做手術。我知悉情況後,教會的弟兄姊妹趕快送我往醫院的加護病房(ICU),又協助照顧我在家中的兩個孩子。 當我看見丈夫的手腳被綁在床上,眼睛張開但看不見我,不能聽,也不能說話,我的情緒十分激動,真是心痛如絞!護士説醫院為他做了支架手術,他因心臟停頓,腦部缺氧引致這情況,他能這麼快甦醒過來已是萬幸。最後我與姊妹一起為丈夫祈禱,不捨地離開醫院。當晚我的心忐忑不安,心亂如麻,很擔心丈夫的身體,也擔心一家往後的生活,我不斷向神祈禱,一次次轉向神的時候,回想神在我人生中許多的恩典和保守,我的心情開始平伏,感受平安,漸漸能夠入睡。 翌日早上六時我致電醫院,護士說丈夫四點多已醒來,她把電話交給Paul,當聽到他叫「老婆」的時候,我很激動,感恩的淚水不斷湧出來。幾個小時之前他還不能聽、不能看、也不能説話,只相隔幾個小時他便完全回復,我真的很感恩,看見神在他身上行了神蹟奇事。當天他已轉到普通病房。因疫情關係,醫院不接受探病,我只能用視頻與他見面。雖然他的記憶力未完全恢復,在短短5分鐘內相同的問題要重複3、4次,但他的記憶力一天比一天好,我對前路充滿信心! 到第五天,他可以回家了!他可以吃,可以睡,可以走路,與常人一樣,只是記憶力差一點。我很體會這是全教會為他祝福禱告的果效,心中充滿無數的感恩。回想這次經歷,很感恩Paul不是在開車時或在家中心臓病發,感謝神為他安排幫助他的人,保守了他的性命,讓他有這樣深刻的經歷;也很寶貴身邊有充滿信心的弟兄姊妹一起禱告和支持。 在Paul回家當晚,教會長老來為Paul抹油按手禱告。我看見他繼續一天比一天好,感謝神真的在我家中施很大的恩典。我相信神使萬事互相效力,希望透過這件事成為我家族信主的祝福,使丈夫更懂得轉向主和回應主,又使我的信心更堅固,更深體會神是信實聽祈禱的神。

Gains from Parents’ Meeting

感謝神,祝福我們家庭的事奉,引導我們更有智慧培育敬虔的下一代。以下是作家長的弟兄姊味在全教會禱告會的相交: 我很開心有「家長相聚」的設立。以前,我覺得很難與別人互相交流怎樣教養小孩子,但Violin在家長相聚的訓練幫助我們有正面的心態,並在思維和方法上都有一致的認同。 透過這樣的機會,我可以與更多姊妹交流家中的情況,彼此心靈連繫得更緊密,因而逐漸形成一個英文家庭組,聯繫所有的英文家庭,甚至成為國語家庭組的支援。 Penny 關於怎樣在家庭裏幫助小朋友,其實我們已經一起學習了一段時間。最近,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緣故,我們在家的時間多了。每天都有不少時間和子女在一起,所以有更多機會將在家長相聚中所學到的實踐出來。 我發現自己的一個觀念改變了。我不僅在乎幫助小朋友表示信主的那一刻,我還要幫助他們繼續經歷主。我們當中很多都是第二代的弟兄姊妹;我自己也是。我們不須要太在意他們信主的那一刻。人生怎樣經歷主才是最重要。透過家長相聚,提醒我要在這方面實踐出來。 Jason 「家長相聚」對我的幫助很大。它讓我的心態不同了。在與我女兒的對話中,我會更留意主指示我該怎樣反應。我較以前平靜多。還有,我發覺我的進步同樣影響到我女兒們怎樣反應和表達。 此外,我也邀約了一個初信和一個別處的基督徒一起參與家長相聚。她們都反映大得幫助—-現在更曉得引領自己的子女學習和進行活動。那初信的姊妹更表示自己也改變了。以前,她性子比較急,當兒子不明白或達不到她的要求時,她便會沮喪。但透過一起相聚,互相交流,她說話都慢下來了,更體會要對兒子有信心。我覺得她的改變很寶貴。 Azra 我很應同Azra所説。在家長相聚中,我和太太在觀念上有很大的更新。其中一點是小朋友的特性。我的大兒子有很強的特性,他做事很專心,好像聽不到別人説話,經常要向他重複三、四次才有反應。自從聽了Violin分享有關孩子的特性,每個人都有他的優點及另一面。當認識這方面,我覺得自己面對同一件事,心平靜多了。我以平靜的心提醒他,他也會平靜地回應,不會反應很大,而且更容易聽和接受意見。現在我和兒子的關係更勝從前。 Thomas 我參加家長相聚,期望能好好教養Mika;在學習過程當中,我自己得的幫助更大。 我剛有個深刻的經歷:Violin講到每星期跟子女有一次類似祝福的時光,我和Mika跟著實行時,自己很感動。與她獨處,説出對她的期望,告訴她中文名字的意思,看她的反應好像很明白,自己有很深感受。我更體會給她名字的意思,感受神仍然很祝福我。想起約翰福音21章,主與彼得談話時也提起他的父親,自己感受很強烈。很寶貴能透過所聽的不斷去學習、不斷變化,與女兒的關係也越來越好。 光 我與兒子經常一起到主面前,當實行為兒子有祝福時光, 猶如將自己推前一步。在這個時段中,我肯定他的價值及在我心中的寶貴;我為他祝福,感受大家的心更接近,彼此間的關係深了。 從中我看見果效,覺得勸勉他容易了,安排各樣生活時間表也容易了,他更願意聽從我。 Sun 以往我很關注兩個兒子是否清楚信主和受浸,覺得要做好這些才圓滿。透過Violin指出孩子不只是信主,最重要是帶他們繼續回到神面前

「主是最貼身、貼心的與我同活」- 麗芳(家庭組)

最近,丈夫國榮病了一星期 (不是新冠狀病)。在最嚴重的那天清早,他全身發冷,甚至嚴重顫抖、發高燒。他想起床去洗手間,多次掙扎後仍因無力而倒下。吃藥後,嘔吐了數次。過程中,我不住地向阿爸和主求救。 當他病情稍微穩定,説話和表現卻出現異常,我心再次慌起來。感謝主,我能保持冷靜與他對答測試,後來他回復正常,只是忘記先前的片段。 他因大量出汗,因而弄濕了床鋪和枕袋。我心想今晚不可能在這床上睡,便趁他睡著,趕快做清潔。後來我感受自己需要靜下來,於是我放下一切,去祈禱、親近主。 主藉著詩歌向我説安慰的話:「Let not your heart be troubled, neither let it be afraid …信的人,必不著急!不用緊張,因祂與你同在。不讓壓力、任何事攪擾你…仰望主,微笑、放心… 」 雖然國榮仍持續發燒,但主給我力量,使我安然地照顧他及處理各樣事情,做不完也不緊張,還可以停一停參加 “phone sing”